返回第三百五十七章轮回  浩瀚仙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日升日落,便是一日朝暮。

    第二天,凉月微收,寒露点点,李家村村口不远处,一夜之间便多了一处木屋。

    而木屋之外多了一位衣着观之不凡的男子,李春秋握着手中的木雕,手中刻刀翻转如花。

    一丝丝道法被他雕刻入木雕之中,与昭昭天道迥乎不同。

    一滴寒露从李春秋身边滴落在地上,竟然不觉将大地烧了一个泛着烟气的黑色坑洞。

    在这一方天地,法则已经被李春秋手中的木雕所改变,在小小一片天地之中,水如同火,火如同水。

    阴阳有悖,却自得其法。

    李春秋的法力一点点的增长起来,刻刀翻转之后停了下来,刀光收敛,木屑不再掉落。

    那一块腐朽的木头已经变成了狰狞的饕餮,此时正张着大口,似乎要将一切吞入其中。

    那面貌真的当得上栩栩如生。

    李春秋看着手中的饕餮笑了,他已经找对了路子了。

    只不过一切还需要更多的尝试。

    将手中的饕餮放在了门口的角落,李春秋重新拿起另一块朽木,手中的刻刀再次转了起来。

    刀光成花,蜿蜒成画。

    村口时常放牛的李老汉照常早起放牛去,临出家门的时候,他还念叨着昨日那个奇怪的异乡人。

    那异乡人自远方而来,却不愿住他家的住处,非要自己盖一个房子,房子有那么好盖吗?

    哪个乡里人不得花个十天半月?

    念叨念叨着,李老汉便走到了村口,他一路上张望着也没有看到那位异乡人的身影,直到他顺着村口再往前走了一些。

    却见到了一个木屋,那位异乡人就那么坐在门口,笑着跟他打着招呼。

    “早!”

    李老汉看着异乡人,呆呆地看着那崭新的木屋,半天才回道:“早!”

    李春秋对着他笑了笑,随即便低头继续雕刻了起来。

    而李老汉骑着自己的大水牛,被牛带到了村外远处,整个人才回过神来。

    “这还真一日便起了一座屋子?”

    李老汉只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这一夜之间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劳作的声音,这木屋的梁木究竟从何处来的?

    这如何施工的地基?

    就算是自己的昨夜睡的死,也不至于整个李家村都睡着了吧?

    想着想着,李老汉不由地拉住了手中的牛缰绳,倒吸了一口冷气道:

    “莫不是妖孽?”

    低着头思索了片刻,李老汉觉得越发的有可能,他连忙将牛倒了过来,朝着村里跑去。

    路过村口的时候,他再次看到了那白衣人在雕刻着手中的木雕,那手中的刀光就像是飞起来一样。

    于是,李老汉越发的心寒,更加觉得这白衣人像是一个妖孽。

    “怎么又回来了?”

    “忘带了午饭!”

    “牛脖子下面,不就是你的午饭吗?”

    “其实老头子是有事回家!”

    “哦,这样啊。”

    李春秋的声音平平淡淡,手中的刻刀仍旧不停,直到李老汉走远了,他手中的刻刀才停了下来。

    望着李老汉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

    “可不能让你惹麻烦啊!”

    李春秋手中的刻刀之上刀光一闪,然后继续快速翻转了起来。

    远方,李老汉骑着牛越走越快,但是他却感觉平常的路似乎越发长了起来,甚至有些陌生了起来。

    莫约半刻钟之后,李老汉双目瞪得老大,整个人如同魔怔的一般看着自己眼前的石碑。

    石碑之上,印刻着“李家村”三个大字,对于已经在李家村放了半辈子牛的李老汉来说,这三个字是这样的醒目。

    “这这又回来了。”

    大白天明明天气逐渐暖和起来,但是李老汉的牙齿却打起来颤来。

    他连忙架起来牛,继续加速朝村里回去。

    很快他便看到了那新建起来的木屋,那木屋依旧是那么新,李春秋依旧坐在门口静静地雕刻着手中的木雕。

    见到李老汉到来,李春秋笑了笑,道:

    “又回来了?”

    “嗯嗯!”李老汉的脑门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水。

    “不是回家吗?”

    “这就回,这就回!”像是被什么穷凶极恶的生物追着一般,李老汉飞也似的骑着牛离开。

    李春秋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刻着自己的手中的木雕。

    这个木雕就叫做“轮回”。

    生而死,死而生,来而往,往而来,这就是轮回啊!

    想到这里,李春秋手中的刻刀再次快了三分。

    半刻钟之后,青色的健壮水牛再次驮着李老汉走了回来,远远地李老汉便望到了李春秋。

    在李老汉再次路过李春秋的时候,李春秋继续抬起头笑了笑,道:“不歇歇?”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