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泰山崩于前  浩瀚仙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你是我见过面对死亡最平静的人。”

    泰山之下的咖啡馆之中,舒缓的音乐响动着,坐在李春秋对面的王振宇将一瓶药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推到了李春秋的手边。

    “没有什么平不平静,所有人都要死,只不过我死的快些。”

    李春秋笑了笑,他倚靠在座椅上将桌子上的药瓶又推了回去。

    “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死在病床上是最没有尊严的死法。”

    “没了它,你最多活一年。”

    王振宇看着李春秋的双眼强调道。

    但是他失望了,他在李春秋的眼中看到似乎只有淡漠。

    “我想做的已经做完了,多的这一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泰山这是最后一站了?”

    王振宇心头一紧,他抬起头小心翼翼的求证道。

    李春秋生平除了自己的接下来的任务外,只是对于春秋战国那个时代有着莫大的热情。

    自从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之后,他先去了西安看了那他一直想看,可一直怕看了以后失望的秦始皇兵马俑。

    随后,他走过了当年秦始皇五次东巡的老路。

    而泰山看来便是最后一站了。

    当一个人要做的事情做完之后他的求生欲便会逐渐消散。

    也就说他这个老朋友本不多的生命又要消减了。

    “是的。”

    李春秋轻轻的点了点头。

    泰山下的长风拂过他的面庞,映照着柔和的阳光,在他的脸上丝毫的看不出丝毫日暮西山的病弱之感。

    但是王振宇知道眼前的人真的是离死不远了,不然他绝对不会走一遍秦始皇东巡的老路。

    王振宇沉默了一下,然后他用着一种玩笑的语气道:

    “其实我很难想象你会死。”

    李春秋笑了笑。

    “清道夫,并不是万能的,不然我就是神了。”

    李春秋的职业是“清道夫”,所谓“清道夫”就是解决麻烦。

    无论是你觉得多么麻烦的事情,他都能轻易的解决。

    但是人生在世,生死难控。

    哪怕李春秋为无数人解决了无数麻烦,他仍旧救不了自己的命。

    这便是人的悲哀,任凭你风华绝代,仍凭你家财万贯都逃不过一死。

    “但是你至今保持着百分之百的完成率。”

    王振宇的眼中带着莫名的色彩。

    只有真正的了解眼前这个男人,才知道他是何等的神话。

    王振宇现在还很难相信眼前的人要死了。

    “我只是运气好而已。”

    “强者总把成功归结于运气,弱者也总把失败归结于运气。”

    “哪里还有什么强者和弱者,现在只有一个等死的人,人在死亡面前总是平等的。”

    李春秋伸出手指拨弄着座位旁玻璃窗台上的植物,似乎不想在这些细节之上纠结。

    人活着的时候,有所谓传奇与否,但是死的时候只有一抔黄土,哪有什么高低贵贱。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李春秋笑着看着王振宇。

    这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徒弟,此时也足以独挡一面。

    王振宇看着李春秋顿了顿,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他轻轻的笑了笑。

    “没有了,你我这种人,不必像女人一样最后多言了。”

    说完,王振宇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物。

    “这是我最后送给你的一件礼物,自此江湖不见,生死两隔,走好,老师。”

    王振宇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推到了李春秋身前,长叹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江湖浪子相别于江湖,一杯酒,一盏茶,足矣。

    没有什么多言,离别已然是常态。

    王振宇依然记得李春秋将其带入这一行的第一句话。

    “看淡离别,忘记生死。”

    咖啡厅之中的音乐仍旧继续,舒缓的乐章不知道送走了多少离人,而此时还在继续着。

    在王振宇的身影消失在李春秋的视野尽头后,李春秋才坐正起来,然后打开了礼盒。

    金丝银带落下,在礼盒里头放着一块老玉和一个纸条。

    李春秋拿起来了旁边的纸条,上面写着:疑似传国玉玺残落之处。

    字迹圆润,是王振宇的手迹。

    “传国玉玺?”

    李春秋握着手中的宝玉,双目之中泛起一丝狐疑。

    传国玉玺,国之重宝。

    哪怕是上面的一块碎玉也是稀世之珍,况且传国玉玺和其碎玉已然在历史的烟尘之中遗失了半个千年。

    手中这一块多半是假的。

    尽管料定手中的玉石是假的,李春秋还是将其收了起来。

    礼是礼,情是情。

    人生在世,李春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