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阴阳封契大道歌  浩瀚仙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远方的天宇已经露出了微白。

    远处一辆车乘驶过,碾碎了清晨的朝露。

    在教导完了赵政后,赵政和赵姬很快便在车乘之内,缓缓的睡去。

    而李春秋一边赶车一边将意识沉入了脑海之中。

    他有太多的疑问了。

    像是意识沉入了一片水中,然后又脱离了水面。

    呈现在李春秋面前的是一片无边的大海。

    海阔而天空。

    在浩瀚的一片大海之中,一块直插云川的巨大石碑矗立在这里,遮天蔽日。

    无尽的雾气包裹着石碑四边。

    接天连地,压抑着整个世界,也遮挡了石碑的大部分。

    石碑如山,上面字如星辰日月,又如花草树木。

    似乎诉说着无尽岁月的苍凉。

    被李春秋触碰过的石碑部分已经变成了彻底的蓝色,而其余的地方则是仍旧是淡淡的金色。

    李春秋踱步向前,望着着石碑上的文字。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同时能够感知到正在驾驭车乘的自己,又能清晰的感受到在望着石碑的自己。

    两者之间没有丝毫的干预,就像是李春秋天生的本能。

    望了望那高耸入云的石碑,李春秋摇了摇头。

    “石碑上是短时间不能在触碰了。”

    “就是不知道石碑上的蓝色究竟是为什么?金色是什么?”

    “这石碑上的历史又是什么?”

    “而我为什么会回到先秦?”

    石碑似乎埋藏了无尽的隐秘,矗立在这里迎接无尽岁月的洗礼。

    可李春秋知道自己并不能急于一时。

    灵台之中,李春秋缓缓盘坐在了空荡的大海之上,闭上了双眼开始回忆着自己的记忆深处的那些惊世的道法。

    如若亘古而来的石碑给予李春秋的是一个世界一千年的记忆。

    在这一千年之中,涌现出来了太多的天骄式的人物。

    他们或扫八荒**,荡平天下;或修武入道,无敌于世间;或著书立传于世,传圣名于千载。

    历史是最汹涌的大浪,掏出最璀璨的明珠。

    而这些人留下的一切都在李春秋的脑海之内,他们的知识,他们的道法,这是无尽的宝物。

    “我现在倒是可以试试,修炼那所谓的功法。”

    李春秋喃喃自语道。

    生命,最本质的追求便是延续。

    长生久视是一个亘古的话题,自人类诞生开始,世人对于这个话题的追求便从来没有停息过。

    秦皇汉武,多少帝王为此举国之力,也为之奈何。

    可现在在李春秋的记忆之中就有着这追逐长生的道法玄通,尽管寿命最高的道祖不过寿八百余年,但是对于一个没有修道的世界,八百年,即使是一个王朝也要倾覆。

    华夏最久远的王朝周朝也不过八百余年的光景。

    李春秋盘坐在地,五心向天。

    李春秋要修炼的并不是一世人皇的《皇极经世功》。

    修炼皇极经世功需要龙气,在李春秋记忆之中的历史之中,一世人皇取尽天地龙脉才修成这无上秘典,但也不过寿五百年。

    而他要修炼的是道门的《阴阳封契大道歌》,《阴阳封契大道歌》是道门最高的典籍,由道祖李抟创立,为李春秋记忆之中,最为中正平和。

    道祖以此而寿八百载岁月春秋。

    “上古武道修身以引气,而道法玄通则是先引气入体。”

    “修道第一步,便是引气入体。”

    “引起入体,我本身现在所处的不出意外应该是一个没有神魔存在的世界,哪里有他说的气?”

    李春秋一开始便卡住了。

    自己现在处于的不出意外应该是一个没有神魔的世界,这第一步就被卡住了?

    空有宝山难以自探?

    李春秋最终还是决定先试试。

    闭上双目,《大道歌》之中的经文开始在李春秋的脑海之中缓缓的浮现出来。

    “道之所生,天地之混元,人之所生,万物之精气,人也,灵长与万物……”

    “人之所修,取天地之精华,夺日月之玄机,此争也……”

    “凡人所修,必先引气,气为万物之始,亦修道之始……”

    “引气入体,如烘炉之铜,天地为烘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

    一句句经文如同洪钟大吕,响彻在整个灵台世界之中。

    一道道的金色的道文,凭空浮现在李春秋的身侧。

    李春秋长袍古荡,飘飘若仙,而大海之上也无风自动,起了一丝波澜。

    “收天地之精气,入我凡躯!”

    在李春秋开始尝试引气入体后,一声轰鸣响彻在灵台之中。

    大浪倾覆,层云密布,无尽的伟力从石碑之上自然的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