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二章风起涟漪  浩瀚仙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他说许你十愿?”

    “是,父亲大人!”

    公子府邸之内,赵政倚靠在母亲赵姬怀中,面对自己陌生的父亲轻声道。

    赵政的声音还尚且稚嫩,但在子楚的耳中却如天籁。

    “呼!”

    子楚闭上了眼睛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现在整个咸阳城都知道秦国公子夫人带回来了一个神仙。

    甚至若不是他父王要守孝,怕是都要来亲自见他。

    就是如此,也多次让他的义母华阳夫人来见他询问关于仙人的事情。

    世人都想要从那位仙人那里寻到一点点的妙处,却不想自己的嫡子竟然如此命好。

    子楚想到这里笑了。

    “吾子多福,仙人之诺,千金不易。”

    子楚背手而立,伸出来一只手揉了揉赵政脑袋道。

    他脸上的笑容都快要融化了。

    毕竟自己的嫡子第一次回来就给他带来如此大的惊喜。

    年少的赵政感受着自己头顶温厚的手掌,这一刻他第一次感到了一种来自父亲的宠溺,他短暂的有些失神。

    但是,子楚却没有失神。

    “汝等母子于赵国多艰,此次归家,当舒心缓心,一解疲乏,此时有事可吩咐家臣。”

    “诺!”

    赵姬笑着施礼道。

    她自然能够从子楚那里看出来,他对于赵政似乎很满意。

    “好好歇息。”

    子楚笑了笑,拍了拍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的赵政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去。

    他现在还要处理那位仙人的事情。

    整个咸阳城上至君王,下至布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里了。

    “仙凡之遇啊!”

    子楚感叹着走出了房间,日光将其的身影拉的修长,在赵政的眼中自己的父亲似乎一刹那异常的雄伟。

    ………………………

    半刻钟之后。

    朱红窗木之前,床榻之上,吕不韦与子楚相对跪坐。

    子楚斟满了两人的酒尊,但是酒尊之内却是清水。

    秦昭襄王薨,秦国上下禁酒,自秦王以至于庶民皆不可饮酒。

    放下了酒盅后,子楚沉默一会,缓缓开口道:

    “不韦,汝如何看那春秋先生?”

    “仙人,凡夫俗子岂可议论。”

    吕不韦心中也是思绪万千,昔年轩辕黄帝遇仙人下凡最终可是铸鼎而飞升。

    他只道是世人谣传,毕竟道听途说之事,仅仅是他见过做过的都不在少数。

    可是今日,他却觉得那有可能是真的。

    上古轩辕黄帝甚至真的可能御龙飞升了。

    那可是飞升,多少人欲求而不得。

    此次仙人下凡,又有谁有此命数呢?

    他是否能够在其中有所收益呢?

    太多太多的念头在吕不韦的脑海之中闪过。

    子楚的手指不断转动着手中的酒尊,似乎对吕不韦的答复不太满意。

    “不韦也,人中凤毛麟角之才,何故自谦?”

    “凡仙之别,天壤之异,人不言未见、未知、未通之事,言此者庸人,不韦绵薄之才,亦不敢言于此。”

    吕不韦摇摇头道。

    他敢于冒着泼天之险,窃国而欲为侯,只因为他知道诸国国势,知道秦国宫闱之事,也知道王侯亦常人也。

    知其可而敢为也。

    但是,今日所议之人,已然不是凡人了。

    那是西王母、九天玄女那般的仙人,辅天子于囧途,助人皇于困境,甚至身上有着长生久视的泼天之秘。

    他又如何敢断言。

    “无人知何为仙,只因世人不见、不知,现此唯有赵政有仙凡之羁绊,小公子为最知仙者。”

    吕不韦缓缓道。

    说道赵政,子楚开怀而笑。

    无论是谁的儿子能从仙人拿到十诺,他的父亲都会为之自豪。

    虎父虎子,虎子虎父也。

    小小的夸了一下子楚后,吕不韦抬起头来,开始谈正事。

    “公子言春秋先生,臣问公子何求于仙?”

    “吾?”

    子楚一时间心中思绪万千。

    求长生?求王位?亦或是求飞升?去看看那仙境的风光?

    子楚的心中一时间竟难以抉择自己有什么是最需要求得的。

    他踌躇了。

    吕不韦笑了笑,他似乎早就料到了子楚的反应。

    “公子可想明白?”

    “吾虽为公子,亦是凡人,一时间贪念太多。”

    子楚摇摇头道。

    衣衫褴褛之辈,视其为天地贵者,应无所贪者。

    殊不知人得到的越多,便所求的越多,欲之不止,唯此而已。

    吕不韦摇了摇头,双目之中露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