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三章大秦之兴  浩瀚仙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咸阳城内,一座高大的府邸之内,一身长袍的李春秋此时正坐在石椅上看着手中的书简。

    他实在是不太适应跪坐,于是以山石为材,削石为椅,自己做了一把躺椅。

    不想石椅冰凉圆润竟是比竹椅更舒适三分,颇得享受之感。

    李春秋倚靠在石椅上享受着此时的惬意,他手上的竹简是秦国的《秦律》。

    《秦律》成于商君。

    昔年,秦孝公便是取商君之法,铸就了大秦的铁血重生。

    这个常年在西戎与魏国战争之中的国度,奋然崛起。

    成了此时天下最大的势力。

    一法而乱天下之象,可见商君之能。

    李春秋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了竹简上一个个文字,他靠着石椅子上闭着双眼,似乎在体味竹简之中每一字。

    春秋刀笔,以刀为笔,此时的文字之中尚且带着锋芒,可想而知此时的世道。

    半晌后,在划过最后一个文字后,李春秋将书简缓缓合了起来放在了腰间,缓缓睁开了双目,这一刻他眼中似乎一瞬间迸发出了利箭的锋芒。

    “秦之律法,为农垦而生,为征战而生。”

    “硬生生以一法而扭转天下秦人之心,令孱弱之秦国成为了一个杀戮的战争机器。”

    “变羊而为虎,点石而成金。”

    “商君之才,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啊。”

    没有读过秦律的人,绝对不懂得这种感觉。

    李春秋仅仅在秦律之中便窥探到了一个庞大帝国的雏形。

    商君的变法可以概括为两个字:农、战。

    秦国所有的一切,除了秦王之位都是可以用战功换的。

    军功可以免罪,军功可以换钱、换地、免劳役。

    所有你能想到,在战国拥有的东西都可以用战功来换。

    所以对于秦人来说,战场上那都不是敌人,那是会跑的军功。

    虎狼之势就此而成。

    而《秦律》之中所言:战场而死,有罪则耐其后。

    更是堵死了所有人的退路。

    是故秦人不能退,前面有军功,但是后面只有祸及家人的死亡。

    《秦律》之严、之绝,旷古唯有。

    也铸就了恐怖的秦军,尤其是大秦锐士,更是战国所有人的恐惧。

    “英才不见,为之大憾!”

    李春秋一声长叹,然后再次闭上了双目。

    庭院之中只余淡淡的叹息声在回荡。

    这时候,有两位身着大红色的长袍的女子走上前来。

    李春秋缓缓的睁开了双目,看了她俩一眼后,抬起右手摆摆手后又缓缓闭上了双眼。

    红妆艳丽,奈何李春秋早就看破了世间的粉红骷髅。

    两名女子见状之后,从李春秋身旁的木桌之上拿起来了一份竹简,缓缓诵读了起来。

    抑扬顿挫,声情并茂。

    第一次听的时候,李春秋都有点不相信这是在读律法。

    但是听了两日后便习惯了。

    两位红衣女子手中的竹简上文字与李春秋手中的《秦律》一字不差。

    李春秋静静的听着,入世随俗,他需要尽快的学会先秦时代的雅音,这样才可以更好的在先秦的时代之中生存。

    脑海之中的记忆的文字与语音相互映照着。

    李春秋学习语言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强行将语音与文字联系起来。

    这种方法很简单也很难。

    “都言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但是只是庸人不能做到过目不忘罢了。”

    李春秋曾涉猎古文经史,华夏上下五千年,凡三五十载必然有一个乃至数个过目不忘之人。

    当时读到时只觉得古人下笔略有夸张,时至今日,他才知道世上必然有着不出世的超世之才,过目不忘也不过尔尔。

    郎朗的读书声在庭院之中回荡着。

    两个侍女毕恭毕敬,咸阳城内传言此地主人,乃是仙人下凡。

    若有她们稍有懈怠,怕就是要被这里的主人永贬地狱幽冥之所,永世不得超生。

    这让她们丝毫不敢怠慢,光是读书便读的满头大汗。

    “吼!”

    时间过得很快,但是就在书籍即将读完的时候,一声虎啸声在庭院之中响彻。

    侍女吓得将手中的书简都丢了出去。

    仙人饲虎,这是整个院落的人都知道的。

    白虎凶猛这也是整个院落的人都知道的。

    一只白虎一个纵身跃入了李春秋的庭院之中,再次一声吼叫:

    “吼!”

    两个女子瑟瑟发抖的相互搀扶在一起。

    世人在上,除了眼前的仙人,何人不畏虎?

    李春秋闻声坐起身来,便在白虎的脑袋上一敲,将白虎敲了一个踉跄。

    “一点都不老实。”

    白虎被李春秋敲的身体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