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四章牝鸡司晨  浩瀚仙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咸阳城内,一道巨大的朱门之前,兵甲把守,林立两侧。

    整个咸阳的人都知道那位来到秦国的仙人住在其中,但是所有人也知道,除非是秦国王室下令,否则没有人能够进入其中。

    在灼热的日光之中,三架车撵缓缓停在了朱门之前。

    华阳夫人三人从车撵之上走了下来。

    公族族老赵曦成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府邸,微风吹动着他的苍白的须发。

    这便是仙人所在了吗?

    赵曦成已经想不起自己自从成为公族族老之后,除了拜见历代秦国君王之外,还这样慎重的拜见过谁。

    但是显然今日开始,除了秦王之外,自己又要多一位需要毕恭毕敬对待的人。

    “母亲大人,待儿臣让人禀告一声。”

    “嗯!”

    华阳夫人鼻音轻轻响起。

    她也在打量着这座府邸,府邸自然没有什么好看的,她看的是那种势。

    整座府邸看似只在咫尺之间,但似乎又远在天涯。

    可观而不可亵玩。

    在府邸上空,一种凝重不散的沧桑之势久久不散。

    睥睨四方,亦如仙似神。

    “无怪咸阳十万之众无人质仙。”

    华阳夫人轻声道。

    “自古之而来,山无仙则不显其名;湖无龙则不正其灵,吾朝时常经于此,未见其雄,今日一视,雄如泰山,怕是秦王之宫,亦不可比之。”

    赵曦成身着朝服,单手抚着长须,声音带着长叹。

    这时候,伫立两侧的兵甲将领上前一拜。

    “末将见过华阳夫人、见过大夫,见过公子。”

    “无需多礼。”

    华阳夫人摆摆衣袖,朗声道。

    “诺!”

    将领站起身来。

    这时候,子楚迈出一步,问道:

    “春秋先生可曾出庭院否?”

    “未曾,仅令末将取秦国《律法》。”

    “如是,未几之前,庭院之内可有异动?”

    “禀公子,院内没有得春秋先生首肯,末将不敢妄进。”

    “善之,下去吧。”

    “诺!”

    将领缓缓退去,

    这时候,子楚从袖口之中取出一竹简,递给了身侧之人。

    “递拜帖。”

    “诺!”

    此时,庭院之中,李春秋缓缓的放下了手,淡淡的雾气从他周身流转而出。

    朦胧之中带着一丝丝缥缈。

    一时间恍如仙人在世。

    庭院之中的众人见此,头低得更低了。

    似乎不以五体投地,不以显其诚。

    随着雾气滑落,无数的草木从李春秋的脚下破土而出。

    而李春秋怀中刚刚出生的小白虎却不在意这个,它正贪婪的吮吸着李春秋的手指,小脸上满是享受。

    在李春秋的脚下,母白虎轻轻地低吼着,似乎希望李春秋将她的孩子还给她,但是似乎又怕李春秋不答应。

    “我还不至于抢你孩子。”

    李春秋摇了摇头,无奈笑道。

    然后他提着小白虎的脖颈,将自己的手指从小白虎的嘴中缓缓拔出。

    “呜呜呜……”

    失去了奶嘴的白虎在空中不断的寻找着什么。

    李春秋俯身将其放在了母白虎的身边,母白虎立刻开始舔舐着小白虎的皮毛。

    而这时候公白虎也凑了上来。

    但是它刚刚伸出脑袋,就被母白虎一巴掌打在脑袋上。

    这下把公白虎吓了一跳,它连忙跳回了李春秋的身后。

    然后用着余光不断打量着小白虎和母白虎。

    李春秋伸出手指在它脑袋上一敲,将其敲了一个踉跄。

    “你啊,牝鸡司晨,没救了。”

    随即他转身离去。

    留下一地跪倒的众人,和被敲得一脸懵逼的白虎。

    我可是老虎啊。

    “吼!”

    白虎一声低吼。

    但是随即被母白虎一瞪,白虎立马怂了,它转身装作没看到母白虎的目光。

    这时候,它面对的就是跪了一地的仆从了。

    “吼!”

    一声虎啸从白虎的口中传出。

    霎时间,前一刻还跪了满地的仆从,立马跳起来飞一般的朝着院落之外跑去。

    他们可不是仙人,对上这白虎十之**就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看着所有的仆从的惊惧,白虎很满意。

    我还是很有威严的。

    另一个院落之中,就在李春秋坐回了石椅上后,一个仆人匆匆进来一拜。

    “禀先生,华阳夫人、公族族老赵曦成与公子子楚求见,这是拜帖!”

    仆人抬手将拜帖呈上。

    李春秋接过拜帖后,扫了一眼。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