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五章天命不在  浩瀚仙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深宅大院之中,公子子楚抬起头来,看着眼前之人的双目,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一座通天彻地的石碑,无数星辰点缀其中。

    像是有着无数天地至理盘踞其中,阐述着所有的未知。

    在那石碑之上,他感到了深深的压力。

    似乎有着星辰日月压在他的身上。

    子楚楞了一下后连忙将目光移开到眼前这位的白袍上。

    但是这位春秋先生身上仍旧像是有着无形的压力,让人不由得便自惭形秽。

    这就是仙吗?

    当年那些先贤是否第一次见到仙人的时候也这么狼狈?

    庭院之中的四人都低着头,似乎抬起头来便是亵渎一般。

    仍旧是壮年的吕不韦长袍之下,汗水已然是湿透了衣襟。

    那位仙人似乎有意无意的打量着他。

    让其忍不住的惊惧,难道他算计的事情被看出来了?

    不应该啊!

    “怎么不见赵政?”

    半晌之后,李春秋像是全然无视了除了子楚之外的人,他拿着《秦律》的竹简,笑着朝着子楚问道。

    庭院之中的众人之中,以华阳夫人地位最高,公族族老赵曦成次之,而子楚虽为秦国公子,实际上在这三人之中地位是最低的。

    但是,眼前的仙人却只跟他言语。

    子楚第一次感到了父凭子贵的异样感觉。

    他躬身一拜道:

    “回先生,幼子于家中休憩。”

    等等!

    子楚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他猛然抬头道:

    “春秋先生何时习得雅音?”

    李春秋笑了笑,他随手拍在石椅之侧,数百斤的石椅在原地打了一个转,整个地面都在轻轻的震动。

    随后李春秋坐在了石椅上,手指点了点手中的《秦律》竹简。

    “入咸阳这两日所学。”

    然后他看向子楚,笑道:

    “汝来这里不会就想问这个吧?”

    咸阳城众人以其为仙,此次这三位拜访自己,李春秋不信他们没有想法。

    “仅仅两日?”

    子楚缓缓吸了口气,叹服道:“先生果然仙人。”

    “实不满先生,此次乃是为了犬子。”

    “为了赵政?”

    李春秋眼中饱含深意的看了子楚。

    子楚拱手道:

    “犬子有拜先生为师之心,敢问先生意下如何?”

    李春秋笑着摇了摇头。

    这几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却都不愿意说出来,也是很有意思。

    “吾曾许赵政十愿,已去其一,仍剩九愿,若其有拜师之意,自无不许。”

    “但只怕,汝来此之意不在此啊!”

    李春秋的话音落下,整个庭院之中的空气似乎都为之一静。

    沉默!

    还是沉默。

    诸人皆有所求,所谓的拜师不过是个幌子。

    但是这个幌子一旦被揭穿,真相大白,那便会让人陷入尴尬的境地。

    李春秋环视众人,也不言语。

    最终,子楚的笑声打破了沉寂,他一拱手道:

    “春秋先生所言不差。”

    “子楚此次却有他求。”

    “说!”

    李春秋只是回了简简单单的一字。

    “此次子楚亦是代秦国而来,敢问先生我大秦国势之运。”

    子楚自然不是想问这个,但是作为秦国公子,站在公族族老与自己的义母面前,这便是他最应该问的问题。

    在场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吕不韦谋国,秦国兴则他兴。

    而另外三人都是秦国王室中人,国家国家,国与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秦国国势这是与他们切身相关的要事。

    “国势?”

    李春秋笑了。

    他长袖一挥,落下了两枚石子,落在了石椅之上。

    李春秋指着其中一枚石子道:“此汝父也!”

    然后又指着另一枚棋子道:“此汝也!”

    然后李春秋食指并拢轻轻一荡。

    两枚石子便从石椅之上掉落。

    “可汝大秦之国势,不在汝父,亦不在汝。”

    李春秋的声音如是晴空霹雳,在空中炸响。

    震的众人头脑嗡嗡作响。

    “先生何敢妄言?”

    赵曦成抬起头,看向眼前之人,尽管心中有怯,仍旧昂首高声问道。

    大秦国势,不在公子,不在秦王,这是祸国之言。

    若是常人,当处极刑。

    “妄言?”

    李春秋靠在了石椅之上,

    话音响起,似乎震动着众人的耳膜。

    “吾多汝两千载春秋之识,安能说妄言,不过天命不在此罢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