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九章国有不避之难  浩瀚仙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咸阳古城之外,三千猛士争渡一人。

    前赴而后继。

    大地之上烟尘四起。

    杀声震天。

    李春秋白衣此时在灵气雾气的沾染下,更胜白雪三分。

    瞥了一眼眼角之下的悍勇之士后,他将空余的那只手长袖一甩。

    霎时间无尽的灵气瞬间化为最恐怖的风暴,以其为中心四散而去,卷起阵阵绿浪。

    一时间飞沙走石,恐怖的巨力横贯四方。

    无数兵卒被横扫出去。

    天宇之下兵甲为之一清,只剩下李春秋独自站在车乘之上,遥望咸阳城。

    古城砖瓦参差,岁月年轮在其上滑落。

    这时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那一身白衣。

    李春秋将按下的单手再次按下去了半分,浑天之术再次疯狂的掠夺无尽的灵气与石碑之中溢散的大道。

    李春秋筋骨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可是此时已经更没有人听到这声音。

    世人只闻恐怖如神魔的威势,使得刚刚长出来的青草伏地。

    天宇之下,以李春秋为中心,大地上的所有植物拜倒。

    那一刻,李春秋单手压咸阳。

    咸阳城前,白虎趴在远处瑟瑟发抖。

    它心中暗道:还是山里头安全。

    此时,咸阳宫之上,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自半空之中探了出来。

    像是有人从九天之上探下。

    咸阳城之中的所有在这一只手下就如同蝼蚁一般。

    整个咸阳之中的人都愣住了。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呆呆的望着那天宇。

    听到整个街道之上,一时间静如无人。

    子楚忽然心中升起一丝不妙。

    他从车撵之中探出头来,却发现众人皆是望着天宇,他顺着众人目光望去,顿时惊道说不出来话来。

    那日朱门之内,那位仙人所言再次在他的耳边回荡。

    “吾常闻,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但汝可闻仙人之怒?”

    “人仙之怒,虽不加一兵一甲,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便是天下兵甲再加十倍,亦可来去自如。”

    “地仙之怒,虽无以泰山之倾,亦可摇天而动地,赤地千里,不过于反掌。”

    “天仙之怒,一怒而国灭,凡此千载,生灵不存。”

    ……………………

    “人仙之怒,三千兵甲陨;地仙之怒………”

    这里子楚忽然说不下去了。

    他甚至有点不敢想。

    地仙之怒如此,天仙谁人可当?

    掀开门帘,子楚吼道:

    “全速,入秦王宫!”

    驾驭车马之人一惊,连忙道:

    “诺!”

    “驾!”

    车绳子狠狠的抽在马匹的身上。

    秦国公子说全速,那就半点也没有怠慢的。

    平日车夫每日好好伺候的骏马,一瞬间便被抽的鲜血淋漓。

    车乘一瞬间便冲了出去。

    “前人闪开,公子加急入咸阳宫!”

    众人遥望天宇的时候,一辆车马绝尘而去,冲入秦王宫之中。

    留下一路惊呆了的路人。

    秦王宫前,蒙骜遥望苍天。

    “仙,便是如此?”

    从他的角度才是看的最清楚的。

    他甚至可以看清那手掌之上的每一道纹路。

    手掌遮天蔽日,覆压百里。

    整个咸阳城都在手掌之下显得如此渺小。

    “诸将听令!”

    “人力敌仙,旷古未有!”

    “众人可愿与吾一战!”

    咸阳宫之前,蒙骜高声嘶吼道。

    “战!战!战………”

    六千锐士声浪如潮,动荡整个咸阳。

    咸阳宫殿之中,秦王一身孝服,在他的身侧华阳夫人紧紧的抱着他的手臂。

    他能够清晰的听清咸阳宫外的每一个声音。

    华阳夫人抬头看着秦王道:

    “大王,撤吧!”

    秦王反而笑了。

    “秦国,寡人之秦国,秦人,寡人之百姓,天下虽大,何地可以容下一位秦王?”

    一身缟素的秦王指着地下道:

    “唯有这咸阳城可以!”

    然后他转头看向华阳夫人整理了一下其云鬓。

    “这咸阳城之中,谁都可以走,寡人,不能走!”

    “华阳,秦王宫后有一车撵,汝可先行。”

    华阳夫人愣住了。

    在她的记忆之中,秦王并不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秦王本应该是这样的。

    看着那熟悉的脸庞,华阳夫人忽然也笑了。

    “妾,身有所依,昔年,妲己尚可与殷纣王同穴鹿台,妾身不愿弱于一亡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