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风骨如此  浩瀚仙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天宇之下,秦王素衣坦荡,遥望远天。

    那一只手已然离秦王不过百丈之遥,整个天宇似乎都被手掌压低了下来。

    无尽的气浪自高空而下,鼓荡着众人的衣襟。

    蒙骜身披重甲,与六千秦锐士迎着风浪朝着九天之上的巨掌望去,六千秦弩已然蓄势待发。

    “放箭!”

    随着蒙骜一声爆喝,万箭齐发。

    利箭嘶鸣,朝着那如神魔一般的大手射去。

    蒙骜的眼中没有对于胜的挣扎,也没有对败的畏惧。

    有些挣扎并不是真的要打破困局,只是要显示一种态度,一种不屈的态度。

    哪怕绝境,也不能摧毁我的脊梁。

    利箭射在遮天巨掌之上,直接被弹了下来。

    丝毫没有延缓巨掌的动作。

    那遮天的巨掌裹挟着云气与吞并天下的气势落下了来。

    咸阳城最高的秦王宫宫顶,在巨掌之下没有作出丝毫像样的抵抗便轰然崩塌。

    “轰隆!”

    大地在震动。

    殿宇崩塌烟尘自秦王身后席卷而来。

    秦王站在掀起的烟尘前,淡淡道。

    “蒙将军,汝不可死,诏令不可失,否则大秦必乱。”

    “下去,辅佐新王!”

    蒙骜看了一眼眼前一身缟素的秦王,低头应下了一声,然后一拜到底为这位秦王最后作别。

    “秦王走好!”

    见人之胆魄者,险境也;见人之担当者,绝处也。

    当今之秦王于太子之时几无建树,甚至纵欲糜烂。

    但是仅以今日之担当,他却无愧于秦王之位。

    一拜之后,蒙骜转身跃下高台。

    站在秦国最高的高台上,秦王坦然的闭上了眼。

    静静的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他喃喃自语道:

    “子楚,秦国此后尽负于汝。”

    所有高耸的殿宇全部垮塌,大地之上梁木断裂的声音连成一片,就连秦王也已经被烟尘遮盖。

    蒙骜看着宫门处,但是他最终也没有看到那道身影。

    “撤!”

    蒙骜最后一声嘶吼。

    就在几近大局已定之时,千钧一发之际。

    秦王宫之外,骏马嘶鸣。

    一辆车乘撞开了宫门冲了进来。

    在车乘停下来的那一刻,一身素衣的公子子楚从车乘之上跃下,来不及整理自己的衣衫。

    他便一拜到底。

    “春秋先生,子楚愿替父求死。”

    子楚额头之上已然是鲜血淋漓,在六千秦锐士之中,他扬天嘶吼道。

    嘶声力竭的声音在整个咸阳宫内回荡。

    霎时间,巨掌消散化为了浓浓的雾气,冲向地面,在地面之上溅起浓雾之大浪。

    一时间,秦王宫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代死?”

    恍然之间,一道声音在秦王宫的上空响起。

    震动着整个秦王宫。

    咸阳城外,李春秋袖袍之下手中已然有着一道血迹。

    但他仍旧没有停止那借助大势的浑天之术。

    灵台世界的石碑之上,无尽的势被李春秋引动着。

    超负荷的运转撑起了这仙人的气魄。

    咸阳城中,秦王宫前,已经没有人会在质疑他这位仙人了。

    数千人面前,李春秋的声音再次响起,似是质问,又似乎其告诫。

    “其不过一载春秋之寿,值吗?”

    那声音带着淡淡的淡漠,虽不见其容,蒙骜也可以相信那道身影一定如神似魔。

    广场之上,公子子楚双腿跪地,抬头望天,嘶吼道:

    “父母有事,子服其劳,既已生吾,吾当报之。”

    看着那跪在地下的公子,老将蒙骜动容了。

    他一生之中,皆以令为准,但是这一刻他决定抗一次命。

    解开了绳缚,卸下了战甲,蒙骜穿着麻衣,高声道:

    “君王有事,臣子服其劳,吾当报之,蒙骜,愿替生死!”

    “愿替生死!”

    六千锐士,一目视去,无一人站立。

    秦王宫前,除却秦王跪倒一地。

    此时,再次有一车马冲入咸阳城之中,华阳夫人从车马之上而下,大步冲上了台阶,跪倒在秦王面前。

    “大王,生不同时,死亦同穴,妾身不愿苟活。”

    “何必呢?”

    秦王笑了。

    他只一生贪淫好乐,无有建树,但在这一刻,此生值了。

    天宇之上的声音沉默了。

    这时公子子楚的车乘之上,赵姬与赵政缓缓走了下来。

    赵政与赵姬走到了子楚身边,同跪于地。

    “先生,赵政愿以两愿换祖父与父之性命。”

    六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